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12本历史学好书

核心提示: 有些时候,在一门学科的发展中,一种设想,哪怕表面看来很不成熟,往往会比许许多多的分析研究更有用,换句话说,有时候揭示问题本身比试图解决它们更为重要。

法国年鉴学派是西方史坛上的主流学派之一,在西方史学界乃至世界史学界享有崇高地位。

小编整理了5位年鉴学派大师的12本好书,推荐给读者朋友们,亲们读过哪些呢?

一、布洛赫

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年鉴学派创始人之一。

一位性情、经历与著作都独具特色、极富魅力的学者,享誉世界史坛的史学大师。

1929年,布洛赫与吕西安·费弗尔合作创办《社会经济史年鉴》杂志,标志着年鉴学派的诞生。

两部重要著作——《法国农村史》和《封建社会》——是其史学家声誉屹立的重要基点。

有些时候,在一门学科的发展中,一种设想,哪怕表面看来很不成熟,往往会比许许多多的分析研究更有用,换句话说,有时候揭示问题本身比试图解决它们更为重要。

——布洛赫

马克·布洛赫(1886-1944 )

1

《封建社会》

布洛赫学术活动的最后作品,被公认为作者的巅峰之作。

论述封建主义的国际水准的著作,为数不多的完美学术著作之一。

出版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受到学术界高度赞誉。

《封建社会》是研究封建社会的一部综合性巨著,包括了西欧封建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心态等诸多结构。

以年鉴学派总体史观为指导写成,将中世纪欧洲封建社会史的研究推向了空前的水准。

《封建社会》不是一部通俗著作,而是一系列研究中的第一部,这些研究旨在从整体上把握人,追求一种“总体史”:从漫长而多变的时段上将灵与物、身与心联系起来加以探索。

2

《法国农村史》

布洛赫的成名之作,也是其史学造诣的代表作品。

公认的史学经典,被视为法国地理历史的巅峰之作,中世纪和近代农村史研究新境界的起点。

使用了“倒溯历史法”,体现了布洛赫从已知推未知的治史理念,被学术界认为是最具开创性的学术贡献之一。

《法国农村史》的内容是古代、中世纪和近代早期法国社会的物质和经济基础,也就是农业生产和庄园制度。庄园制度史占四分之三的篇幅,是全书的主要内容。

综合运用农业学、制图学、经济学、地理学、语文学、心理学、社会学与民俗学等多学科研究手段,开辟了农村史研究的新境域。

3

《国王神迹》

法国年鉴历史学派史学大师,马克·布洛赫代表作,名副其实的历史人类学的经典之作。

著名历史学家雅克·勒高夫,意大利历史学家卡洛·金兹堡,撰写长篇导读文章。

英国历史学家彼特·伯克推荐为“未来历史学家”必读书目。

《国王神迹》研究10-18世纪间英、法两国广泛流行的一种历史现象——国王以触摸为臣民治疗瘰疬病,人们则普遍相信国王“御触”可治愈这种疾病——以及这种现象发生、发展与衰落的过程。

其目的是由长时段中的“一种奇迹”及其仪式,展示一种长期支配人们思想的“精神力量”,即民众对“国王具有医治疾病的神奇力量”这一信念的信仰;这一信仰反映了人们相信王权神秘力量的“集体意识”,展示了这一时期民众王权观念的具体形态。

该著作的卓越之处有三:

一是它不限于中世纪那样的传统历史阶段,而是选择了与问题相适应的时段,他将八个世纪国王触摸的兴衰作为考察对象,意味着“长时段”研究方法的运用;

二是对“宗教心理学”的贡献。《国王神迹》关注的是“一种奇迹的历史”,布洛赫从“集体幻觉”现象解释人们对国王奇迹的信仰,认为对奇迹的信仰产生于对奇迹的期盼。这样的解释跨越了心理学、社会学与人类学之间的学科界限。

三是它对英法王权触摸行为的比较研究,为“比较史”研究做出了贡献。

——英国著名史学家,彼特·伯克

二、费弗尔

在第一代,年鉴运动有两位而不是一位领袖:16世纪专家吕西安·费弗尔与中世纪史学家马克·布洛赫。

历史学家亨利·拜尔说,“对16世纪的历史,谁也没有吕西安·费弗尔了解得清楚。”

《十六世纪的无信仰问题》是费弗尔的代表作,也是20世纪历史学经典之作。

理解和“让别人理解”,这是我给历史的作用所下的定义,给历史学家的有益的任务下的定义。

——费弗尔

1

《十六世纪的无信仰问题》

此书是20世纪出版的最具原创性的史学著作之一。它与布洛赫的《国王神迹》和勒费弗尔讨论骚乱的文章一道,激发了20世纪60年代以后如此众多的法国史学家关注的集体心态史研究。

——英国历史学家,彼得·伯克

费弗尔代表作,也是心态史学的经典之作。分析了拉伯雷时代的群体心理的历史,致力于历史学与集体心理学之间关系的探索。

费弗尔力图表明在拉伯雷所处的时代,看起来好像与现代人极为接近,但其实却是相当遥远的,而这是由于心态器具上的极大差异所造成的。

由此观之,费弗尔的心态史研究乃是从语言、文字入手,并以长时段的历史时间作为其历史观察的主体架构,强调心态本身的不易变动性。

2

《莱茵河》

这部由“年鉴派”创始人之一费弗尔撰写的著作值得我们重新研读,因为,它是走在他人面前的真正的法—德历史的典范。

——历史学家,皮特·舍特勒

费弗尔在《莱茵河》一书中表述了一种超时代的真知灼见。

——北京大学教授,郭华榕

本书是年鉴学派创始人吕西安·费弗尔的一部重要的史学著作。通过梳理莱茵河的历史发展,揭示了莱茵河两岸民族和国家从古到今的内在因素,借此警示并预见隔河相望的法德两国关系的未来走向。

但愿这部以新面貌出现的著作,能为驱散孕育着灾祸的乌云,为摧毁地方主义的战争和仇恨的历史,代之以和平交流和团结的历史作出贡献。这么说吧,我们以追求客观知识为唯一关注,撰写一部活生生的莱茵河的人类史。

——费弗尔

三、勒高夫

勒高夫是年鉴学派第三代领军人物,法国“新史学派”代表人物,专长于欧洲中世纪史。

勒高夫的研究侧重于长时段的经济、社会、心态史研究,并逐步向历史人类学的方向靠拢。

他的研究取向较集中地代表了年鉴学派新发展的潮流。

1

《圣路易》

法国“新史学派”代表人物雅克•勒高夫在西方中世纪研究领域的一部重要著作。

作者采用传记形式,运用大量文献资料,融历史伟人的整体史与生活史于一体、叙事与分析相结合,为读者描绘了被罗马基督教会封为“圣徒”的13世纪法国国王路易九世的传奇一生。

本书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主要是叙事,顺便谈及路易在其一生的主要阶段遇到的问题。

第二部分对路易同时代人的记忆的产生做了评述,对于作者本人“确实有过一位圣徒路易吗?”的疑问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第三部分中作者试图进入圣路易的内心世界,对当时的主要看法进行了深入探讨。

2

《试谈另一个中世纪》

本书收录了雅克·勒高夫关于中世纪的研究文章,论及西方的时间、劳动和文化等概念,以此审视中世纪社会的历史。

我的雄心就是对后工业化时代西方的历史人类学的构成有所贡献,为对中世纪想象的研究带来一些坚实的元素。

同时,从我作为中世纪专家的素养和经验出发,明确提出一种新的考据方法,这种新的考据适应于历史学的新的研究对象,并且忠实于历史特别是中世纪史的这种双重本性,即严格性与想象力。

这种考据学定义了一种史料新观念的批评方法,那就是文献一文物的概念,它奠定了一种崭新的编年科学的基础——它不再是线性的——,它阐发出进行合理比较的科学条件即进行比较研究不是将随便什么东西与随便什么时间和什么地点的随便什么东西拿来比较。

四、奥祖夫

莫娜•奥祖夫是法国著名的历史学家。

她与孚雷共同主编的《法国大革命批判词典》在法国和世界史学界产生了很大影响。

奥祖夫的一系列研究成果在历史学、人类学、社会学、文学研究等多个领域享有国际声誉。

先后获得荷兰皇家科学院的海尼根奖和法兰西学院的戈贝尔奖。

1

《革命节日》

《革命节日》一书被视为法国大革命文化史研究的开山之作。

大革命是法兰西民族历史上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革命者寄希望于节日发明一些交流手段,传递给所有法国人一些感受和一些统一、共同的情感。

与传统史学研究不同,奥祖夫从文化史和人类学的角度研究法国大革命期间的节日,把文化因素纳入了大革命集体行动的分析。

该书透视了大革命时期的政治文化,既剖析了革命节日与传统的联系与不同,又揭示了革命节日对于法国大革命时期集体行动和集体心态的意义。

这就预设了一种信念:人是可以被教育的。从启蒙的教育学那里,节日组织者继承了塑造精神的狂热信念;他们的方案甚至比那些教育学论文都更清楚地显示了这种相信人具有可塑性的观念的有害后果。“乌托邦的节日使所有的人都处于同等地位,实现了没有差异的多样性,人类的五颜六色被假定消除了,人类的活动和角色通通理智化了。”

2

《女性的话语》

聆听如协奏曲般高低不同的法国历史上的十位女性之声,再现如万花筒般绚烂多姿的女性世界,以及女性在法国历史上描画出的独特一笔。

《女性的话语》致力于探讨女性在法国社会中的地位和角色,倾听以及让人听到“女性的话语”,女性自己为了描述女性气质所选择的话语。

(1)迪•德芳夫人

(2)德•沙里埃夫人

(3)罗兰夫人

(4)德•斯塔尔夫人

(5)德•雷米萨夫人

(6)乔治•桑

(7)于贝蒂娜•奥克莱尔

(8)科莱特

(9)西蒙娜•薇依

(10)西蒙娜•德•波伏瓦

法国对于不可调和的女性主义——视所有男性为潜在敌人——表现出了特殊的抗拒:是为法国之独特性。

3

《小说鉴史》

法国的“小说鉴史”,从对抗走向和解,呈现了旧制度与大革命的百年战争。

对19世纪小说的纵览,通过重新阅读9位作家的13篇具有界标作用的小说,再次呈现那个世界。

从斯塔尔夫人的小说读起,以阿纳托尔·法朗士的小说结束,中间经过巴尔扎克、司汤达、乔治·桑、雨果、巴尔贝·多尔维利 、福楼拜和左拉的作品。

呈现了旧制度与大革命在19世纪的交锋,考察了新旧原则走向和解的艰难历程。

小说因会合、碰撞以及新旧爱好、利益、计划的聚合而繁荣昌盛。但我们还可以向前多走一步。小说远不是局限于让人们看到这个动荡时代数不清的和解,而是亲自促成了和解的实现:因此,小说不仅是诞生自法国大革命的那个困惑不安的世界的注解,而且还是这个世界的动因。人们认为19世纪是“一个预言家的时代”,为什么会出现革命动荡?一个解释是涌现了不计其数的发明家,他们虚构了光彩夺目的未来和理想完美的城市:他们是新生的改革家、泛神论者、比舍主义者、圣西门主义者、傅里叶主义者、伊加利亚公社的土地测量员、法伦斯泰尔的建筑师、各类宗教信仰的创始人、不同教派学说的讲道者、具有创新灵感的抒情诗人。

五、布罗代尔

有人说,“如果设立诺贝尔史学奖的话,那么获奖的第一人必定是费尔南·布罗代尔。”

他是年鉴学派第二代代表人物,被誉为“史学大师”、“史家第一人”、“当今世界首屈一指的史学家”。

我们不是去发现历史的奥秘,而是去说明它。

历史应该是一首能够用多种声部唱出的、听得见的歌曲。

——费尔南·布罗代尔

费尔南·布罗代尔(1902 -1985 )

年鉴学派的贡献或主要特点在于倡导总体史学(histoiretotale,所谓“真正唯一的历史是全部的历史”),这样的历史包括人类社会的各个层次:政治的、社会的、文化的、经济的、宗教的,诸如此类;倡导比较研究;倡导打破学科界限,把一切可以利用的方法用到史学研究之中。凡此种种,在《地中海史》中都得到了完满的体现。

实在难以想象,这部旁征博引,涉及法、英、意、德、西和加泰罗尼亚等多种文字,初版长达1300余页,内容庞杂、卷帙浩繁的巨著,是在监狱中几乎全凭记忆完成初稿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1

《地中海与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世界》

历史学领域里程碑式的著作,其研究深度、广度和成就上明显超过他的精神导师。

布罗代尔最负国际声誉的著作,奠定了他作为年鉴学派旗手和第二代领袖的地位。

在作者笔下,地中海不再是一个毫无生机的海洋,而是一个充满激情和生命的历史人物。它精辟地论述了一个地区(地中海)、一个时代(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历史,在于它所使用的方法。

按照作者自己的说法,该书的写法是:把历史事实按照三种具有连续性的记载来写,或者按照三种不同的楼梯台阶,或者说按照三种不同的时间计量单位来写。

这三个部分,也就构成了作者所说的长、中、短三个时段。三个时段构成了历史乐章的多个声部,因为在布罗代尔看来,“历史应该是一首能够用多种声部唱出的、听得见的歌曲”。

为我们开辟了新的视野,……具有革命的性质。

——吕西安·费弗尔

抓住地中海这样一个历史大人物,利用它的庞大题材,它的种种要求,它的反抗、圈套以及冲动,以期创建一种崭新的史学,不同于老师所传授的那种历史,这是个好机会。

——费尔南·布罗代尔

为了《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这部雄心勃勃的长篇论著,我在1950年就开始了构思,算来距今已经多年了。当时,吕西安·费弗尔正筹备出版一套题为《世界之命运》的通史丛书,是他向我推荐了或毋宁说友好地指定了这个题目。当丛书主编于 1956年去世后,我不得不勉为其难,把他撂下的担子挑了起来。

吕西安·费弗尔本打算亲自撰写《十五至十八世纪西方的思想和信仰》,他的书和我的书本应互相配合、互相补充和互相呼应;不幸的是,他的书将永远出版不了了。我的书也就永远丧失了伴侣。……撰写《地中海》一书大概花了我25年时间,《物质文明》也将近有20年。真是拖得太久了,实在太久了。”

——费尔南·布罗代尔

2

《十五至十八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

书写15至18世纪的资本主义发达史,从特定角度描述了世界物质文明和经济发展的历史。

作为集大成之作,本书不仅展示出布罗代尔的博学广闻和驾驭浩瀚史料的非凡才能,也充分体现了年鉴学派对长时段和经济社会结构两个维度的重视和研究,而它在架构、概念、理论与论证方面所引发的争辩也使其更具长久的魅力。

由于15世纪末的地理大发现,欧洲一鼓作气地(或几乎如此)挪动了自己的疆界,从而创造了奇迹。从尽可能细致的和不偏不倚的描述着手,我想把握住一些规律和机制,想写一部经济通史(就像一种地理通志一样)或者换别的说法,想提出一种类型学,一个模式或一种语法。历史学势必要兼并其他人文科学,虽然兼并过程相当缓慢和不无阻力。

来源:商务印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