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一本书带你读懂四大名著

核心提示: 作为一个成功的政治领袖,他被评价为“智足以揽人才而欺天下”。他之所以可以揽人才,在于他可以慧眼识人并想方设法加以笼络,无论是武将还是谋士,只要为曹操效力总能得到物质、荣誉、地位等方面的奖励。

在中国,读过四大名著的人很多,而真正读懂它们的人并不多。

四大名著中的每一部书的内涵,都是广博而丰富的,若不能将其拆解开来细细品味,岂不是人生一大憾事。今天小编带来一本好书,与大家共同领悟四大名著中的深邃思想。

微信图片_20180705143406

曹操

——正史与道德的交织

微信图片_20180705143417

《三国志演义》就其文化内涵,可大体分疏为“历史的三国”与“民间的三国”两种类型:前者取材于正史,较多接收正史的价值取向,注重历史经验的总结,其标本是官渡之战;后者取材于民间故事,更多地接收民间艺术的价值取向,以追求道德化的情感满足为祈向,其标本是赤壁之战。

而作为两场战役的主角,在曹操身上,这两种内涵都得到了体现:

作为一个成功的政治领袖,他被评价为“智足以揽人才而欺天下”。他之所以可以揽人才,在于他可以慧眼识人并想方设法加以笼络,无论是武将还是谋士,只要为曹操效力总能得到物质、荣誉、地位等方面的奖励;他之所以可以欺天下,在于他一方面“挟天子以令诸侯”,让汉献帝拥有天子的名分,让自己“有似乎忠”,而自己操纵天子的实权;另一方面他又深知民心向背乃是王霸事业成败的关键,所以他时常表现出爱民的风范,在第十七回中出现的“割发代首”的故事就体现了这一点。

对道德化的情感满足的追求集中体现为尊刘抑曹的倾向。曹操复杂性格的核心是极端利已主义,由此呈现出虚伪、奸诈、残忍和凶暴等特征。第四回写出场不久的曹操杀害吕伯奢全家,给读者留下极为可憎的印象。曹操明知误杀吕家八人,还杀死买酒回来的吕伯奢。陈宫谴责他的负义行径,曹操竟毫不迟疑地说出了他信奉的人生“格言”:“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事实上他一生中就是按这损人利己的信条行事的。

鲁智深

——真正的豪侠

《水浒传》的结构,对绿林好汉尤其是那些堪称豪侠的绿林好汉,多用列传体予以浓墨重彩的描写,并在描写中致力于豪侠精神的渲染。

“义气”和“功夫”是豪侠的两个特征,“义气”又更重要些。武松说过:“凭着我胸中本事,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汉,不明道德的人。”鲁智深的人生由八个大字组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他为“闾里之侠”赢得了崇高的声誉。

自古以来,“侠”的品类一直极为复杂。就《水浒传》而言,其中的人物更多半亦侠亦盗,可指责之处不少。为人出力的好汉不少,动机却有差异。或从个人恩怨出发,为报恩复仇犯法亡命;或从江湖道义出发,为周全江湖同道舍生忘死。而鲁智深的为人出力,是把同情给予无辜的受害者,为受恶势力欺压的弱势群体打抱不平。他的侠义,既超出了狭隘的个人恩怨,也超出了江湖同道的范围,在他眼里没有太多的人与我的界限,没有太多的同道与非同道的界限,而更看重是非曲直。他的同情在弱者一方,他的爱是广博的,他所秉持的义可以称为大义。

金圣叹曾笔飞墨舞地赞叹说:“写鲁达为人处,一片热血直喷出来,令人读之深愧虚生世上,不曾为人出力。”那种仗义疏财、打抱不平的人生气象,带给读者的是一种超越凡俗的心理愉悦。”

孙悟空

——长大了的孩子

悟空的“第一妖”经历大概得从其出世算起,一直到皈依佛门为止。其间,花果山称王、荡海学艺、龙宫强索金箍棒、大闹幽冥界、适封齐天大圣、搅闹蟠桃会、大闹天宫等,种种惊天动地的事件奠定了悟空在仙、佛、妖等各界的赫赫威名,也把悟空的“妖性”展现得淋漓尽致。

《西游记》何以偏爱悟空这个“历代驰名第一妖”?答案是:《西行游记》反映了人类从童年到成年的心路历程,悟空的可爱就在于他在成长的过程中始终保持了童心。

在被压五行山之前,悟空处于人生的童年阶段,没有人世的经验,也不知道社会的“禁忌”。也就是说,悟空之所以天不怕地不怕,就在于他根本不知道何谓“规则”一类的举动,何谓“秩序”,对生活缺乏具体的体验和理解。因此说,这一时期的悟空,他的大闹天宫一类的举动,其实只相当于儿童的调皮捣蛋、任性妄为。

皈依佛门后,悟空在心智和处世上逐渐走向成熟,但那份成人世界所缺少的童心仍然保留了下来。取经路上的悟空之所以依旧惹人喜爱,除了他降妖除怪、为民除害所代表的正义外,还有他的那份顽皮。孙悟空捉妖降魔都很有“情趣”,他不乐意一帮就把妖怪打死。而是想方设法先捉弄一番,开开心,再下手。

人类生活中时常见到的一个遗憾是:人在走进成人世界的同事,孩提时代的童心也伴随这童年时代的优质一块被挡在了成人世界之外。这是人们常常感到无奈的事情。而悟空的成长经历却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这样,悟空在可敬之余,依然可亲。

贾宝玉

——不合时宜的诗人

宝玉是一个真正的诗人。虽然在历次诗会中,他的诗从未拔得头筹,大家评出的佳作总是出自黛玉或者宝钗或者湘云之手,但毋庸置疑,宝玉不仅能够写诗,更为重要的是,他的存在、他的生命历程是富于诗意的,他是“诗意的存在”。

所谓“诗意的存在”,就是指不处于日常生活的世界中,不是以符合生活逻辑的现实的眼光去观察世界,而是从情感出发,用诗人的方式感受世界。

微信图片_20180705143431

宝玉的人生观大异于那些迷恋功名富贵的“禄蠢”。警幻仙姑说他“在闺阁中虽可为良友,却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就是此意。第十六回记叙了两桩事情,一是“贾元春才选风藻宫”,一是“秦鲸卿天逝黄泉路”。贾元春封为风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宁荣两处上下内外人等,莫不欢天喜地”。而宝玉身为元春的亲弟弟,却并不在意此事,倒为秦钟的生死而牵肠挂肚。这种非功利主义的感情至上原则在现实生活中很少有人遵循,唯宝玉信守不渝,故成为一个例外,故“众人嘲他越发呆了”。

(以上节选自《明清小说名著导读》,有删改)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