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流动的电梯何时修好?|关于美国的10本书

核心提示: 美国社会最大的问题始终是贫富差距扩大的自然趋势。如果任其自然,没有人为努力不断改革,就很容易成为弱肉强食的丛林,而且形成“马太效应”。不仅是收入问题,还包括社会地位、文化、健康等一系列差距。

原标题:美国中产阶级的焦虑:流动的电梯何时修好?|关于美国的10本书 

美国又退出了一个“朋友圈”: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退出《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伊朗核协定……如何更准确地认识美国?资中筠先生的《20世纪的美国》(修订版)刚刚上市,应该是一本非常重要的参考书。

微信图片_20180626093147

本书初版于世纪之交,第二版问世于2007 年,增加了一章“9·11”之后的美国。如今又过了十年,第二版也已脱销多时,不断有读者来问。自己重读之下,似乎基本事实和论点尚未失效,最后的分析和不算预言的展望并未过时,敝帚自珍,感到还是值得重版,以飨新一代的读者。

本书定位为20 世纪的美国,21 世纪以来尚未成为历史之事,不是本书的主题。很多事还需要时间的淘洗,拉开一段距离观察才能看清,才具备深入探讨的条件(至少对本人是如此)。但对于过去十年美国发生的许多令世界瞩目之事又不能完全视而不见,所以最后加了一篇“后记”,代表作者迄今为止的认知。

本书前一版杀青于2006 年,自那时以来美国发生的大事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然后复苏;奥巴马作为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黑人总统当选,并连任两届;又凭空杀出一匹黑马特朗普,其特立独行的作风举世瞩目。

——资中筠(美国问题研究专家,《20世纪的美国》修订版作者)

中产阶级:流动的电梯坏了

美国社会最大的问题始终是贫富差距扩大的自然趋势。如果任其自然,没有人为努力不断改革,就很容易成为弱肉强食的丛林,而且形成“马太效应”。不仅是收入问题,还包括社会地位、文化、健康等一系列差距。

本书已经详述美国20世纪为治理这一痼疾所产生的历次改革浪潮和一系列立法。这些改革的成果除了缓解贫富差距的扩大化之外,最主要的是形成了一个稳固的中产阶级,无论在有形的物质生产、生活,还是无形的思想文化、价值观方面,它都是维系社会的中坚力量,甚至可以成为稳定社会的“定海神针”。

对于下层大众来说,经过努力进入中产阶级,也是他们追求的目标。从经济生活上说,经过60年代的狂飙,以及政府的激进措施,贫富差距曾显著缩小,中产阶级也有过一个繁荣时期。但是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之后,社会两极分化又迅速加剧,各种数据的图表显示,差距基本上是一路上升,极少有回落或曲折。这种情况终于危及中产阶级。到世纪之交,惊回首,发现橄榄型的社会已经在变形。

有人将美国比喻为一座外表看来辉煌的大厦,只有高处闪亮,不但底层已经进水,中层也在颓败,更严重的是,电梯坏了—— 已无流动性,主要是下面的人上不去了。这种社会阶层的固化,主要不是当前的物质生活问题,更重要的是对前景的焦虑,看不到希望。

如有的报刊文章所说,中产阶级失去了存在感,他们不再被认为是实现美国梦的骨干,反而被认为是发展的障碍。他们过去是实现美国价值目标的一部分,美国的各种光荣业绩,包括“领导世界”,都有他们的份儿,而现在他们失落了。他们的失落使美国作为“机会之地”的光辉黯然失色。而特朗普的竞选口号之所以有吸引力,是因为它使他们认为自己可以重新参与“使美国再伟大”的事业中来。

为什么是美国?

一种认为美国已经滑向一个“罪恶的城市”,企业、劳工、司法都日益腐化,传媒为迁就最低级趣味的大众而堕落,人人为利益所驱动而不惜对资源进行疯狂的掠夺和浪费,整个国家正在四分五裂。

另一种则认为美国物质富足,精神自由,在收入分配、社会升迁、职业观等方面正向着日益平等的方向发展,对不同文化和宗教信仰的容忍度最高,等等。

1941年,美国《时代一生活》杂志的创办人亨利·卢斯提出了20世纪是“美国世纪”之说。不论此说的含义是什么,自那时以来,美国的国力和地位一路上升,“超级大国”之名由此而来,到20世纪末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则是事实。

另外一位分析家认为,美国的繁荣得益于四位经济学家的理论:

1)   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概言之,就是市场的自我调节、专业分工、政府作用的严格限制和自由贸易。贯穿其中的哲学是私利能构成公德。

2)凯恩斯的政府干预制造需求解决萧条和失业的理论。

3)哈耶克的“自由市场”理论,反对一切政府干预,反对社会主义。

4)熊彼特的“企业家社会”,以思想和技术创新为经济的动力,也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

问题是,这些理论的发明者很多不是美国人,它们在欧洲国家未尝没有实行过,但为什么在美国最得心应手,最见成效,而且形成了相互交替的机制?

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是美国实力雄厚,经得起大起大落。美国何以兴?其秘诀何在?

就一个国家、一种社会而言,所谓成功或失败主要不在于政权在谁手中,或是疆土的扩大或缩小,也不是单纯的数字的增长或减少,而是要看相对来说,哪个能更好地满足人类(发展与平等)的这两大诉求,同时较好地解决或至少缓解二者的矛盾,取得相对平衡的进展,从而达到真正的兴旺发达,否则反是。事实上,对20世纪的发展起重大作用的思潮在19世纪中期已经形成,不过在20世纪得到了最大规模的实施。 

美国的兴衰问题,以及美国何去何从,又提上了日程。

美国的绝对硬实力,不论看来遇到何种困难,还是遥遥领先于世界其他任何国家,并将继续相当一段时期,而美国的软实力较之“二战”后的巅峰时期的确有所削弱。我们主要关注的是其软实力。

硬实力国家的软实力

可称为美国特色的软实力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作为民主国家的榜样效应;

2)对全世界人才的吸引力;

3)培植创造力和鼓励创新的制度,同时提供从实验室到大规模生产的最短途径;

4)自我纠错机制——其中最重要的构成要素就是在言论和出版自由基础上的强有力的公众监督批判和分权制衡的治理机制。

但是,随着时间的转移,所有上述美国软实力的因素都会受到或已经受到腐蚀。今天,华尔街的贪婪形象和无原则的两党斗争可能取代了民主榜样;

对国际规则和民主制度的双重或多重标准,包括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虐俘事件,使美国对人权的倡导显得伪善;

高度商业化的媒体往往把市场利润的考虑置于真相和正义之上,从而削弱监督的力量。

总之,软实力是一种无形的、无声的影响。不适当地挥舞其强大的硬实力,适足以妨害其软实力。

从根上说起,美利坚合众国开国之始制定《宪法》时着重注意的几点是:

——保护公民基本自由,防止政府的公权力侵犯个人的私权利;

——用分权制衡来防止个人独裁或寡头专制;

——协调联邦政府和各邦(州)之间的集权和分权,努力做到对大邦小邦公平;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防止多数暴政,反对群众暴力行动。

根据这些思路和原则,设计了美利坚合众国复杂的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的政府,复杂的选举制度,以及在公民自由权利基础上的公众监督机制。这一机制远非完美,效率不高,但是留有自我纠错的余地,美国立国以来历经各种危机,一般能刺激出程度不等的改革,促成了20世纪的繁荣富强。

当选的领导人物不一定是优秀的?

关于特朗普的“推特治国”、口无遮拦、不按常理出牌,至今论者还是处于两端。

拥护者认为他有魄力,美国现在的重症需要用虎狼之药,过去常规的、传统的程序都已成障碍。特别是其减税方案足以发挥过去里根经济的效应,使美国经济繁荣。甚至其举止言语粗俗不堪都被认为是亲民,博得了部分有反智和民粹主义情绪的群众好感。反对者除了认为他出尔反尔、谎言连篇、行事荒唐外,最担心的是:对内,他不尊重美国的民主价值观,如不加警惕,不予以制止,有使美国滑向专制的危险;对外,他损害了美国的软实力,适足以失去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使美国不再“伟大”。

对当前政府的施政利弊和方向现在做出评论还为时尚早。一般说来,在美国的制度下,当选的领导人物不一定是优秀的,但是制度的设计正好是使总统个人品质的影响有一定限度。用通俗的话来说,做好事效率不高,做坏事也难得逞。

不过,像当前的总统这样,上位一年之后反对者态度还如此强烈,嘲讽备至,完全没有尊重,甚至总统本人还未走出竞选“通俄”的审查,更甚者还要辩称自己精神健全没有毛病,实属罕见。

另外,如前面提到,作为立法机构的国会,由于党派斗争,制衡白宫的作用受到削弱,现在只能指望司法系统可以起作用。但是总统有任命最高法院法官的权力。如果一位总统在法官出缺时,依照自己的政治偏好任命法官,而国会又根据“派性”予以批准,致使法官的成分向一边倾斜,法院就会有失去主持公正的庄严角色之虞。过去,法官都是资深的法律专家,对宪法有敬畏感,一旦坐上这个位子,不论本人政治倾向如何,大体能秉公判案。如果政治进一步功利化,如果被任命的法官也劣质化,致使政治倾向盖过法律公正,那才是美国民主制度的根本威胁。这是极而言之,也是美国有识之士的担心。目前还要拭目以待。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美国 修好 电梯 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