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谁将成为主人?是作者还是读者(5本阅读好书)

核心提示: 人生犹如单趟车旅,一旦结束,你就不能重新再来一次了。但是假如你有一卷在握,不管那本书是多么复杂或艰涩,假如你愿意的话,当你读完它时,你可以回到开头处,再读一遍,如此一来就可以对艰涩处有进一步了解,也会对生命有进一步的领悟。

原标题:聆听朗读:谁将成为主人?是作者还是读者?  

微信图片_20180625094715

(现今所存最早的一幅朗读讲师素描,刊于1873年纽约出版的《实用杂志》上)

我们每个人都阅读自身及周边的世界,俾以稍得了解自身与所处。我们阅读以求了解或是开窍。我们不得不阅读。阅读,几乎就如呼吸一般,是我们的基本功能。阅读是为了活着。

人生犹如单趟车旅,一旦结束,你就不能重新再来一次了。但是假如你有一卷在握,不管那本书是多么复杂或艰涩,假如你愿意的话,当你读完它时,你可以回到开头处,再读一遍,如此一来就可以对艰涩处有进一步了解,也会对生命有进一步的领悟。

微信图片_20180625094641

1.中世纪的欧洲绘画作品所呈现的是一种没有文字的语法,让读者默默地给它添加上一则故事。而在我们的时代,于辨读广告、影像艺术、卡通的图案时,我们也给其故事添加上声音,还有字汇。在开始阅读当初,在熟悉字母及其声音之前,我一定也是那般读法。

我当时还不了解其实我那时正在行使我的阅读自由,几乎到其极限的地步:我不只能说出我的故事,而且没有什么东西强迫我替这些相同的插图一再地重复同一则故事。在一个版本中,这位无名英雄是一个英雄,在另一个版本中他是一个坏人,在第三个版本中,他成为我的化身。

2.在其他时候我放弃使用这些权利,把自己交给文字和声音,放弃书本的所有权——有时候甚至选择权——除了有些零星的疑问之外,变成只是聆听。

我会安坐下来,上半身整个靠在枕头上,听保姆朗读格林的恐怖童话。有时候她的声音会催我入眠;有时候,相反地,它令我兴奋发狂。我会催促她越过作者安排的进度,跳到后面的情节关键处。不过,大部分时候我只是享受着这种被文字带着走的奢侈感受,并在肉体上感觉到似乎身历惊人遥远之处,到一个我几乎不敢想望会在这本书的神秘末页瞥见的地方。

3.那时,我尚不知道朗读的艺术已行之久远,且生生不息。19世纪中叶时,古巴工人阶级中只有勉强接近15%的阅读人口。为了让所有工作都能够享受《奥罗拉》这份报纸的内容,该报的创刊者马丁内斯想到了当众朗读的主意。

早在1869年,朗读活动就在美国的土壤上重新滋生,而且是由工人自己发起的运动。朗读的材料是由工人事先商定的,其内容从政治短论与历史到小说与现代及古典诗选集都有。聆听朗读可以让工人们压抑环境的辛苦,沉浸于冒险故事中,暂时脱离现况,也可以让他们思考问题、增长智慧。

在中世纪的世俗世界中,聚在一起聆听朗读也变成必要的日常生活。印刷术发明之前,读写能力并不普及,书本仍属于富有者的财产,为一小撮读者的特权。虽说这些幸运的主人公偶尔也会把藏书借给他人,但却只是借给同阶层或家族的少数人。一心巴望熟悉某一本书或某个作家的一般民众,其聆听背诵或朗读的机会可能远大于将珍贵书籍一卷在握。

4.聆听朗读的方式颇多。从11世纪开始,欧洲的各王国都有吟游诗人背诵或吟唱自己的诗歌或知名行吟诗人的作品;他们脑中储存了大量的作品。这些吟游诗人是公共演艺人员,除了宫廷表演外,在展览会场和市集中也可见到他们的踪迹。

5.聆听朗读是一种不太相同的经验。吟唱诗人的吟诵具有表演的所有明显特性,而因为故事主题听众已相当熟悉,所以其成败大致便视表演者各式表达的技巧高低而定。虽则当众朗读也有赖于朗读者的“演出”才能,但它强调的是文本而非读者。

在宫廷,有时候在贵族家中也一样,大声朗诵书籍给家人与朋友听,其目的既是娱乐,也是寓教于乐。用膳时间的朗读不是用来分散味觉的喜悦;相反地,其目的是借想像性的娱乐来增强它们,这是从罗马帝国时代就有的习尚。

6.17世纪时,非正式聚会中当众朗读的风气盛行。这些聚会很轻松,没有制式化阅读的束缚,听众(或读者)可以在心理上将文本转移到他们自己的时空中。

7.在阅读(解释、背诵)的行动中间,拥有一本书有时候就像是取得了一道护身符。甚至现今,在法国北部,乡村的说故事者仍将书籍充当道具,他们早就对内容倒背如流,却以佯装阅读来显示权威,纵使是把书本拿颠倒了。一书在握——一个可以包含无限的寓言、智慧妙语、过去时代的编年史、幽默的轶事和天启——能赋予读者创造故事的力量,也给予听众一种在创作当刻就在现场的临场感。在这些朗诵中重要的是,朗读时刻被充分地再度呈现——也就是说,有读者、听众与书的互动——没有这些的话,这项表演就不算完整。

8.聆听朗读使听读者拥有一个可默默反应的亲密和秘密对象,因为朗读不是私人行为,朗读材料一定要选择朗读者与听者都能接受的东西。

9.聆听阅读是为了涤净肉身、为了欢娱、为了教诲,或赋予声音高过感官的优势,虽然两者同时增强和减弱阅读的行为。允许别人将书页上的文字念给我们听。除了当听众的个性过于强势时,听者任凭朗读者的声音左右,我们决定书的步调、语气和独特的抑扬顿挫。

10.大声对注意力集中的听众朗读的动作常常会令读者更注意细节,不会跳着读或翻回先前的段落,而以一种正式的仪式来固定文句。朗读仪式无疑地剥夺了听众的阅读活动里所固有的一些自由——选择一种语调、强调一处重点、回到一处最爱的段落——但它同时也给予这多变的文本一个值得尊敬的身分、一种时间上的一致感和一种空间上的存在感,而这在孤独的读者那善变的双手中是鲜少出现的。

以上内容摘自《阅读史》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