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这本超级畅销书让全世界知道了“红色中国”!

核心提示: 有这么一部经典著作:它曾经影响了整整一代中国革命者;它先后被译为二十多种文字,畅销世界多国;甚至毛主席也珍藏了一本,翻到破损还找人来修补!

有这么一部经典著作:它曾经影响了整整一代中国革命者;它先后被译为二十多种文字,畅销世界多国;甚至毛主席也珍藏了一本,翻到破损还找人来修补!

这本书它就是:

《红星照耀中国》各个版本的封面

红色经典八十年长销不衰

1936年,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进入中国西北革命根据地,探寻红色中国。历时四个月,他遍访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领导人以及众多红军将领、普通战士与群众,用客观又不乏激情的语言,第一次让全世界人民了解中国革命的目的和红军不可征服的精神,此即著名的《红星照耀中国》。

左:埃德加·斯诺夫妇;右:斯诺在陕北

《红星照耀中国》很快就从畅销书变为经典,先后被译为20多种文字,连日本在1939年也出了日文版。无数后来成为中国革命中坚力量的人物,当年都是通过这本书建立起革命信念。毛泽东一直珍藏一本《红星照耀中国》,反复翻阅,以至于破散到不得不找专人修补的程度。

埃德加·斯诺与毛泽东

从1938年中文版出版至今,八十年来《红星照耀中国》一直被不同时代的读者阅读,它的活力从未衰减过。在我们理解现实或追溯历史本源的时候,它也在期待着新一轮的解读。

非比寻常的出版之路

1937年3月,在斯诺夫妇的支持下,爱国青年大学生王福时主持翻译了《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并在北平秘密出版。那张曾风行一时,被国内外报刊广泛采用的头戴红星帽的毛泽东照片也首次刊入该书。

头戴红星帽的毛泽东 埃德加·斯诺摄

1937年10月英国戈兰茨公司出版《红星照耀中国》。

埃德加·斯诺夫妇

1938年2月10日,在胡愈之筹划下,“复社”翻译出版了第一个“红星”全译本,在国内外华侨聚集区都引发了轰动效应。考虑到当时的政治环境,书名译作《西行漫记》。斯诺应约为中译本写了一篇真挚感人的长序,深情地预祝中国抗战取得“最后胜利”。

自右至左: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博古(1938年版 插图)

据译者之一李放说,他1938年夏南下,沿途不仅看到好几种翻版本,甚至远在广东台山县水口镇的小书摊上都见到有此书出售,其传播之广,翻印之快,可见一斑。

红小鬼(1939年版 插图)

《西行漫记》及其各种节本或专章抽印本的迅速、广泛流传,很快引起了国民党政府的警觉、惊惧和敌视,他们曾不止一次下令查禁斯诺的这些著作;据有关档案记载,先后查禁其著作竟达十几种之多。

“文革”期间,《西行漫记》遭禁锢。在许多单位和部门,它被加盖“严控”之类印戳后密封于图书馆和资料室中停止出借。

1979年前后,著名翻译家董乐山的全新译本《西行漫记》出版,封面标明原名:《红星照耀中国》。此书据1937年伦敦初版本全文译出,增译了部分章节,恢复了在英美风行一时的英文初版本的历史原貌。同时,对英文本中个别史实错误以及人名、地名、书刊名称的拼写错误也作了不少校正。

1979年出版的《西行漫记》(董乐山译)

董乐山版《西行漫记》不仅是国内最忠实于原著的全译本,也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性质的版本。2016年人民文学出社出版的《红星照耀中国》,就是基于董乐山译本的全新版。

揭秘《红星照耀中国》经历的传奇

据出版界专家介绍,每一版《红星照耀中国》的出版都充满传奇。1938年上海“复社”翻译出版最早的全译本《红星照耀中国》,由于缺少印刷资金,出版前组织者只能通过读者“众筹”的办法多方筹措。

有十几位读者每人捐出五十元买纸张,另有几十人通过自己的社会关系征集到读者预约金共几百元,作为印刷成本,还有一些人志愿参加义务劳动。这部由群众自己组织发行的“复社”版《红星照耀中国》(因政治因素定名为《西行漫记》)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出版了,速度之快,举世罕见。

“穷人也要读书” (1938年版 插图)

“复社”版“红星”出版后,立刻引发爆炸性反响,预先发售的购书券被抢购一空,从1938年2月到11月短短十个月的时间内印行了四版。很多读者冒着生命危险争相传阅或传抄,有不少进步青年怀揣此书奔赴延安,其影响力可见一斑。

纪念《红星照耀中国》中文版出版80周年座谈会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温儒敏发言

历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201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独家出版了由埃德加•斯诺著、董乐山翻译的《红星照耀中国》。出版一年多来,销量已达300万册,可见它巨大而持久的魅力。时至今日,在全世界,《红星照耀中国》已被翻译成近20种语言文字,累计发行上千万册,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力。

来源:新华视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