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开启国人思索哲学问题的新可能

核心提示: “逻辑”的根在广义的数学,但不限于形式推理,而有自己的直觉 “心”的搏动。这直觉心或直觉方法的特点是既能直观到真理,又同时直观和自觉到这真理之真性。所以活的逻辑必与直觉法相互需要。

▲贺麟(1902—1992)

原标题:贺麟《近代唯心论简释》:开启国人思索哲学问题的新可能

贺麟(1902—1992),又名光瑞,字自昭,四川省金堂县人,中国著名的哲学家、哲学史家、黑格尔研究专家、教育家、翻译家。

1919年考入清华学堂。1926年在哈佛大学获硕士学位。1930年转赴德国柏林大学专攻德国古典哲学。回国后任教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并在清华大学兼课。贺麟的著作主要有《近代唯心主义简释》《文化与人生》、《当代中国哲学》、《现代西方哲学讲演集》等;主要译作:《小逻辑》、《黑格尔》、《黑格尔学述》、《哲学史演讲录》、《精神现象学》。

早在20世纪40年代,贺麟就建立了“新心学”思想体系,成为中国现代新儒家思潮中声名卓著的重要人物。

沟通中西、牵连古今

此书最重要贡献,一言以蔽之,就是以简要方式成就了从哲理上沟通中西、牵连古今的时代任务,开启出当代中国人思索哲学问题的新可能。贺先生掘开了中国古代哲理与西方哲学内在沟通的隧道,从此中国人的哲学追求就可以既有自家命脉传承,又与西方古典与当代哲学有绝不肤浅的某种联系。

逻辑之心与直觉方法

本书首章为 《近代唯心论简释》,书名即得之于它,是全书提纲挈领处。从中得出的两个关键点——逻辑之心与直觉方法,彼此双环连套,是全书获得内在思想活力的“活眼”。由此逻辑之心的直觉法引导,才能深入了解后面各章节的论述,而第一章提到的 “精神”、 “唯性论”、 “文化”、“性格”、“民族性”、 “理想”等概念,才有了思路上的着落。因而此书的其余各章,皆为首章“心”和 “法”的繁枝茂叶。

“逻辑”的根在广义的数学,但不限于形式推理,而有自己的直觉 “心”的搏动。这直觉心或直觉方法的特点是既能直观到真理,又同时直观和自觉到这真理之真性。所以活的逻辑必与直觉法相互需要。由此才能理解贺先生谈论的 “心与理一”的真意,看出其非普遍主义倾向和某种现象学的见地。宋儒的哲理活动得力于其直觉方法,既有陆象山的内向方法,又有朱熹的外向直觉法。黑格尔辩证法也有直觉法或辩证观的引导,不然就会失其灵魂之眼。由此,贺先生打通西方哲学的主流传统与后现代阶段,让中国人能够即逻辑即直觉地与之沟通。

哲学成就

贺麟先生很早就抱有引入西方的大经大法,并使其义理被中国人深入理解,从而吸收之、转化之、超越之的理想。此所谓变 “西化”而为 “化西”,或者叫 “儒化或华化西洋文化”。其中的关键,“在于中国人是否能够真正彻底、原原本本地了解并把握西洋文化”。他的 《近代唯心论简释》,就是这种通过彻底理解而跨越藩篱、让中国自家哲理新生的卓越努力。其蕴含之丰富,追究之原本,表达之活泼流畅、无体系化而自有结构,足以促使读者去做原本的探索和开显,而不会阻碍他或她自己思想和人生独特性的发挥。

来源:商务印书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