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论逻辑经验主义》追随别人的人,大多依赖别人

核心提示: “所谓哲学的问题,就是对于表达与叙述的本质的一种逻辑反省,对于语言与概念的应用的一种逻辑分析。”“对于确定一个问题之为真为假或有无意义,原则上是以能否说明它的证实方法为标准。”

原标题:洪谦《论逻辑经验主义》:“追随别人的人,大多依赖别人” 

洪谦,又名洪潜,号瘦石,安徽歙县人,1909年10月21日生于安徽歙县南乡三阳坑,父亲是殷实富商,经营茶叶出口贸易。在东南大学预科求学时,他在《学衡》上发表一篇有关王阳明的文章,为康有为所赏识。

康有为约他到上海天游书院相见,并推荐他去拜梁启超为师。梁公在众臣面前面试并收为关门弟子,后又介绍他去日本帝国大学师从阳明学权威宇野哲人。

在日本时,研究院助教程衡对他帮助很大,二人成为挚友。因病,半年后即回国。又在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预科旁听一年,梁启超和助教梁廷灿对他严加教导,成为他的恩师和畏友。

1927年,梁启超推荐他去德国耶拿随精神哲学家、190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倭铿习精神哲学。但在洪谦到达德国时,倭铿早已逝世。

他就在耶拿大学学习物理、数学、哲学,在维恩处听物理课,也听过新康德主义者鲍赫和现象学家林克的哲学课。

因为赖兴巴赫的两本有关爱因斯坦和相对论的书给他的印象极深,遂转学到柏林大学听赖兴巴赫的课。因为他对哲学有兴趣,赖兴巴赫建议他去维也纳随石里克学习。1928年,洪谦到了维也纳,成为石里克的学生。

洪谦在1937年初回到北京以后,任清华大学哲学系讲师。抗日战争爆发后,辗转逃亡西南。1940年至1945年在昆明西南联大哲学系任教授。抗战胜利后,从1945年到1947年,在英国牛津新学院任研究员。回国后,1947年至1948年任教于广州中山大学,从1948年到1949年,在武汉大学哲学系任教授兼系主任。

四十年代这十年,可以说是洪谦先生在学术上最活跃、论著最丰硕的十年。正如贺麟先生所说:“惟洪谦先生亲炙于石里克最久,具极大的热忱,几以宣扬石里克的哲学为终身职志。”

在这些论著中,洪谦介绍了维也纳学派的科学观、哲学观和科学世界观,同时发扬分析哲学的批判精神,批判了传统的形而上学、康德的先天论、现象论和精神科学派、马赫的实证论哲学以及冯友兰的新理学,也介绍了维也纳学派内部的争论,因而在中国哲学界吹进了一股清新的风,为逻辑经验论和分析哲学在中国的传播作出了卓越贡献。

洪谦指出,维也纳学派认为,哲学不是一种科学而是一种活动。

“科学是研究实际真理的学问,哲学则是研究实际真理意义的学问。”“至于哲学之为研究意义的活动所应用的方法,即是所谓苏格拉底的语言分析的方法。”“所谓哲学的问题,就是对于表达与叙述的本质的一种逻辑反省,对于语言与概念的应用的一种逻辑分析。”“对于确定一个问题之为真为假或有无意义,原则上是以能否说明它的证实方法为标准。”“所以石里克说:‘问题的意义就是它的证实方法。’”“哲学就其本质而言,是不能超出科学或与科学并列,而是属于科学范围内‘活动’的一种学问。”“一种科学的‘世界图景’成为一种哲学的‘世界观’,所必需的不是所谓新的形而上学思想的加入,而是我们对于它应有彻底的了解。”“一个哲学家欲建立他的‘世界观’,则非以科学的‘世界图景’为根据不可。哲学不能从它的任意思辨中建立起它的‘世纪观’,它必须从经验科学中来。”

批判传统的形而上学。石里克将认识(erkennen)与体验(Erleben)相区分。“一切知识仅在于形式,而不在于内容。”“知识是以形式构造为对象,体验则以主客观世界的一致为对象;知识是科学的基础,体验则是生活的方法。”传统的形而上学的命题是不能证实的,因而无所谓真假,没有意义,不可能成为知识理论。

但是,维也纳学派并不主张取消形而上学。石里克说过:“形而上学的体系虽不能给我们以实际的知识,但确能给我们以生活上许多理想和精神上许多安慰。所以人称形而上学为概念的诗歌。”

洪谦还指出,在人生哲学方面,“石里克则是一个十足的形而上学家”。他认为,人生是一种“游艺”,追求“乐趣的感觉”,追求纯真的“爱”与天赋的“善”,以接近“青春的境界”。所以,维也纳学派对形而上学的批判,并不是要取消形而上学,而是要界定它的范围,益形显露它的本质。

洪谦先生终生献身于学术工作,致力于逻辑经验论哲学的研究和发扬。他的仪表宁静安详,学风严谨扎实。半个多世纪以来,他笔耕言教,培养和影响了中国大陆两三代哲学工作者,为分析哲学和逻辑经验论在中国的传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为人谦虚谨慎。他最喜欢的格言是:“我知我无所知”(苏格拉底),所以他孜孜不倦地、永无止境地进行着探索研究。他本来十分崇拜石里克。后来他读到了石里克的“箴言”:“追随别人的人,大多依赖别人”,就更注意独立的思考和发扬批判精神,并以此来教育后人。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经验主义 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