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人类知识起源论》: 思想的本性是什么?

核心提示: 无论我们上升,比方说,直上九霄云外,或者下降,坠入万丈深渊,我们都绝不能脱出自身之外;而我们所能觉察的,也永远只能是我们自己的思想。

孔狄亚克是18世纪法国哲学的重要代表之一。这部书从一定的意义上来说是有关人类知识的一种学说,这种学说的原理在他以后的一些论著中被再次采用并加以发展了。

1.无论我们上升,比方说,直上九霄云外,或者下降,坠入万丈深渊,我们都绝不能脱出自身之外;而我们所能觉察的,也永远只能是我们自己的思想。

2.要问我们思想的本性是什么,那是徒然的。只需对自身作一次反省,就足以使人信服,我们对从事这种研究是束手无策的。

我们可以感觉到我们的思想,我们可以把思想和一切非思想的东西区分得泾渭分明,我们甚至也能把我们所有的思想一个个彼此区分开来,这就足够了。

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就从一件认识得一清二楚的事情上迈开了步子,这件事情绝不会把我们引入任何错误。

3.或许有人要问我,是什么教会它们知道那些成为痛苦的自然信号的呼叫呢?是经验。绝对找不到一种兽类,没有从幼小时就感受过痛苦,因而也没有机会把它的呼叫与感觉联结起来的。

不应当设想它们只是有了一个明确的、对它们构成威胁的、危险的观念才会逃跑的;只要和它们同类的那些野兽的呼叫声就足以在它们的身上唤起某种痛苦的感觉,而令它们逃跑了。

4.可是,每一个人一开始把观念结合到他自己所选择的信号上去时,便可看出,他已经马上自己形成了记忆。记忆一经获得,他便开始由他自己来支配他的想象,并给想象以一种新的运用。

因为,通过他能随心所欲地回想起的信号的帮助,他便唤起,或者至少常常能唤起那些联结在信号上的观念。随后,他便对他的想象获得了更多的控制,他将创造出更多的信号,因为他对运用他的想象将拥有更多的方法。

5.在语言起源的过程中,人类由于在创造新词时觉得遇到的障碍太多,因此,在漫长的岁月里,只有那些他们赋予制定信号特点的自然信号来表达心灵中的感觉。

但是,自然的叫喊,必然会引进使用强烈的音调变化的习惯,因为各种不同的感觉是以按不同的声调去变化同一个声音来作为其信号的。比如,啊这个声音,按其发音方式的不同,可以表达赞叹、痛苦、快乐、悲哀、欣喜、恐惧、厌恶以及差不多心灵的全部感情。

来源:商务印书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