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社会契约论》:人是生而自由的

核心提示: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一切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卢梭说。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一切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卢梭说。

歌德说:“卢梭开创了一个新时代。”

罗伯斯庇尔说:“他是法国大革命的先驱。”

梁启超说,《社会契约论》“法国大革命之原动力也;法国大革命,十九世纪全世界之原动力也。”

1.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种变化是怎样形成的?我不清楚,是什么才使这种变化成为合法的?我自信能够解答这个问题。

2.放弃自己的自由,就是放弃自己做人的资格,就是放弃人类的权利,甚至就是放弃自己的义务。对于一个放弃了一切的人,是无法加以任何补偿的。这样一种弃权是不合人性的;而且取消了自己的意志的一切自由,也就是取消了自己行为的一切道德性。最后规定一方是绝对的权威,另一方是无限的服从,这本身就是一向无效的而且自相矛盾的约定。

3.主权既然不外是公意的运用,所以就永远不能转让;并且主权者既然只不过是一个集体的生命,所以就只能由他自己来代替自己;权力可以转移,但是意志却不可以转移。

4.由于社会公约,我们就赋予了政治体以生存和生命;现在就需要由立法来赋予它以行动和意志了。因为使政治体得意形成与结合的这一原始行为,并不就能决定它为了保存自己还应该做些什么事情。

5.事实上,如果至高者的观念以及自然法则的观念,乃是每个人内心生来固有的,那么他们之间再要公开互相教导就成为一场完全多余的操心了。那就会是把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再教给我们,而人民所采取的那种方式倒是更适于使我们把它忘掉的,倘若不是那样;那么根本就不曾被上帝赋予过这些东西的所有这些人,也就无须知道它们了。

来源:商务印刷局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社会契约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