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画笔下的鸟类学

核心提示: 自19世纪至20世纪,众多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为越来越多渴望科学知识的公众搭建桥梁,向他们展现鸟类学发现,同时为他们提供审美愉悦。下面小编便为大家带来十幅最美鸟类画作,一起来感受这生命的灵动吧!

我们的人类远祖刚开始拿起画笔,便在洞穴的岩壁上留下了包括鸟儿在内的精美的动物画像,著名的例子有法国中南部多尔多涅区的拉斯科洞窟壁画,还有西班牙东北部桑坦德南边的阿尔塔米拉洞窟壁画。它们也许是用来指导新人猎手的教学指南,同时也可以具备某种象征意义,它们象征着史前文明的一部分,在那个文明中,动物具有重大的精神意义。

自19世纪至20世纪,众多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为越来越多渴望科学知识的公众搭建桥梁,向他们展现鸟类学发现,同时为他们提供审美愉悦。下面小编便为大家带来十幅最美鸟类画作,一起来感受这生命的灵动吧!

黑冠鹦鹉(Psephotus dissimilis)

费迪南德.卢卡斯.鲍尔

约1801-1805年,水彩画

335mm×505mm

费迪南德.鲍尔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植物画家之一,不过他同时也是一位出色的动物画家。图中画的是一种罕见的澳洲鹦鹉,其一丝不苟的精准笔触是鲍尔的典型风格。黑冠鹦鹉原本又称为黑帽鹦鹉,它的分布地极其狭窄,仅出现在澳洲北领地阿纳姆地的西部。

卡罗来纳长尾鹦鹉(Conuropsis carolinensis)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约1827-1830年,手工上色

凹版腐蚀版画

853mm×600mm

这张色彩明丽的画作是奥杜邦最精彩的作品之一,在这生命力焕发的图景中,鸟儿们正在食用苍耳长刺果实中的种子。这些美丽的小鹦鹉是美国唯一一种本土鹦鹉。

金黄鹂(Oriolus oriolus)

詹姆斯.霍普.斯图尔特

约1825-1835年,水彩画

171mm×106mm

这张美丽的图中画着一只美丽的鸟,对于难寻踪迹的雄性金黄鹂来说,它令人惊艳的羽毛也被描绘得非常准确。画家为它设置了典型的落脚处——树冠高处,日影斑驳的植物背景与之搭配得恰到好处,使之显得栩栩如生。

乌雕鸮(Bubo coromandus)

无名氏 阿什顿勋爵收藏

约1840年,水彩画

560mm×433mm

这种稀有猫头鹰从巴基斯坦和印度东部,直至泰国甚至中国都有分布。它喜欢生活在滨水森林、浓密的小树林或公路沿线的树林中,它在其中捕食乌鸦、水禽和其他猎物,包括哺乳动物、青蛙和鱼。它常常日夜都很活跃,而且叫声很特别,是一串渐渐加速但音阶下降的呼呼声,就像是弹力球的声音。

厚嘴崖海鸦(Uria lomvia)

崖海鸦(Uria aalge)

阿奇博尔德.索伯恩

约1885-1897年,水彩画

247mm×170mm

索伯恩描绘英国鸟类的卓越画作通常被公认为属于史上最优秀的作品,它们成功融合了准确性与感染力。这张图种展现的是两只身披冬羽的近亲种海鸟,前面这只是崖海鸦,北美将它称为海鸦,后面那只是来自更北方的厚嘴崖海鸦。

蓝山雀(Parus caeruleus)

加那利群岛种亚种(从上往下):degener、teneriffae、palmensis、ambriosus

亨利克.格抡沃尔德

约1920年,水彩画

260mm×185mm

格伦沃尔德始终在忙于描绘鸟类插图,描绘这样的作品需要犀利的眼神和对细节的注意力,这样才能清楚展现这些鸟儿之间细微的特征差别。

喜鹊(Pica pica)

约翰.杰拉德.柯尔曼斯

约1896年,水彩水粉画

635mm×523mm

和19世纪末及20世纪初的许多野生生物插画一样,这幅画作经过仔细的观察,并且有一个俏皮的标题——《疑心》,整幅画讲述了一个故事。它巧妙地强调了喜鹊的机敏,它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微偏脑袋倾听两只躲起来的老鼠啃咬的声音。它展现了柯尔曼斯油画更自由更具活力的典型风格。

普通翠鸟(Alcedo atthis)

查尔斯.弗雷德里克.滕尼克利夫

约1973年,水彩画

228mm×305mm

像许多现代鸟类插画师一样,滕尼克利夫是一位敏锐的野生鸟类观察家。画中是英国最受欢迎的鸟类之一,背景中的柳芽精巧地平衡了鸟儿的身体比例。

红嘴蓝鹊(Urocissa erythrorhyncha)

无名氏 里夫斯收藏

约1822-1829年,水彩画

380mm×492mm

栖息于中国以及南亚其他地区的常绿森林、空旷地带和小片种植园中。在这张图中,它展现着可爱的颜色和优雅的形态,长尾与树枝的曲线相互呼应,所有的一切都以中国艺术的典型细腻风格融入到整个构图中。

红腹角雉(Tragopan temminckii)

无名氏 里夫斯收藏

约1822-1829年,水彩画和水粉色

420mm×495mm

被称为角雉的亚洲高山雉是世界上最具美丽的鸟类之一,鸟类学家总是抱着疯狂的热情寻找它们。红腹角雉存在于喜马拉雅地区东部和中国华中地区冬部。

以上内容摘自《画笔下的鸟类学》

来源:商务印书局公众号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鸟类学 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