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吃土”也是种文化|文化人类学告诉我们的事

核心提示: 人类的身体和心理在根本上是相同的,无可歧视;而人类的文化是“生活的型式”,各民族都是有的,并且都是适应其特殊环境而生的,对其民族都有实际的价值,外族的人不应当任意蔑视。

人类的身体和心理在根本上是相同的,无可歧视;而人类的文化是“生活的型式”,各民族都是有的,并且都是适应其特殊环境而生的,对其民族都有实际的价值,外族的人不应当任意蔑视。

探索人类文化所蕴藏的原理,使我们晓得它的性质,而用人为的方法以促进它。

文化的发展遵何程序?

文化何故有不同的形式?

文化的各种要素,如社会组织、物质生活、宗教艺术、语言文字的起源演进各如何?

这些都是文化人类学希望解决的。

——林惠祥

5AEF855E6D577FECD15484006F882AC19E76E346_size199_w640_h900_副本

初版于1934年,

却并不老套;

是大学教本,

却妙趣横生。

“泥土是原始民族的食物”

地上的生物大至象鲸,小至人类头发里的寄生虫,都无不为原始民族拿来吞吃。除了正当的食物如鸟兽、鱼贝、谷物、果菜等以外,文明民族所厌恶的东西,在原始民族也常把它当做珍味。

澳洲土人的美味是一种由胶树内捉出的蛴螬,长自3至6英寸,厚约半英寸。

塔斯马尼亚人喜吃毛虫。

安达曼岛人则喜嚼一种甲虫的幼虫。

蝗虫在非洲及南美是很普通的食物。

澳洲土人则连一种大蝇都拿来吃,据说“妇女们把这种东西捉在手里,摘去它的翅和脚,然后把它送在口里活吞下去”。

安达曼岛人也喜欢吃甲虫,常捉集许多只用树叶包起来慢慢地吃。

尧族人把白蚁烤炙来吃,说是像咖啡一样。

马来半岛土人吃鼠、蛇、猴、鳄鱼等物。

非洲布须曼人的食物单有蚁、蝗、毛虫、蟒蛇、蜥蜴等。

……

泥土也是原始民族的食物。自澳洲以至美洲,很多处人都有吃土的风俗。吃土大约是由于其中有盐质。

“人类初时的生活

是盛宴与饥饿相递换的”

人类初时的生活是盛宴与饥饿相递换的。他们猎获了动物以后,大家都围拢来,生吞活剥,尽量饱吃,装得满肚,吃够了觉得胀闷,便躺下任它消化,消化完了又再起来吃,直到食物完了方才离开。像这样享了一次的盛宴以后,须能够继续获得食物,否则便要挨饿。他们不晓得,并且也没有方法储藏一次吃不尽的食物,以供后来的需要。

保存食物的方法后来逐渐发明,现在原始民族也多有晓得的。

“那咆哮的东西捉了那咩咩的小东西,经过那闪闪的东西到另一边的沙沙的东西去了”

居住与世系发生一种散布于很多地方的风俗,即“岳婿翁媳禁忌”。男人常与岳父母相避,或完全互相隔绝,或只能在制限以内相接触。妻对于夫家的人也是一样,但比较为少。

例如西伯利亚的尤卡吉尔族女婿不敢见岳母及岳父的面,媳妇也不敢见翁及大伯的面。亚洲中部吉尔吉斯人的妇女不敢看丈夫的父亲及其他长辈男人,又不敢叫他们的名。

据说曾有一个女人因丈夫家的人有名为狼羊草水的,她有一回要告诉丈夫有一头狼捉去一头羊,经过水流到对岸的草丛去,她却说:“看吧,那咆哮的东西捉了那咩咩的小东西,经过那闪闪的东西到另一边的沙沙的东西去了。”

锡兰的维达人也有这种风俗,一个男人如在林中遇见到他的岳母,他须跑向边去,他不敢进入岳母独自一个所在的岩荫,不敢直接由她取食物,除非另有一个居间人,若无别人在时他也不敢和她说话。翁对于媳妇也这样。

“猎狗们也晓得撩拨熊

要激它出来”

虾夷人的猎熊很有趣味。参加猎熊的人数很多,带有半宗教的性质。在出发以前例须由老辈举一个聚会以祈神帮助。他们请求山神指引正确的兽踪。水神保佑他们平安渡过水流,泉神供给他们饮料,火神帮助他们烹煮食物、烘干衣服、保护身体等等。他们在途中每停一处也必求该地方的神灵保佑。

在初春的时候大雪凝固可以行走,猎人们便带了猎狗出发。熊的穴口,因为雪稍变色,并有呼吸的气,可以辨认得出。熊穴发现了后,便先行祈祷,清去积雪,拿长杆刺进穴内。猎狗们也晓得撩拨熊要激它出来。还有火和烟也一起用来进攻。最后如熊还不肯出来,猎人便自己进洞去,因为他们信熊在洞内必不吃人。

熊见人来发怒,抓来放在背后,猎人乘机从它背后戳上一刀,熊负痛冲出洞外,外面的猎人急将毒箭一齐向它射去,熊受伤狂怒,咆哮向人,在这个时候最为危险。

后来熊死了,猎人们便坐下。对熊表示敬仰之意,并行额手礼。然后剥去了皮,割去受毒的地方,剖分余肉,把熊头装饰起来,说句多谢。猎队回家后便举行一次大宴会。

A6292587D8C8327D2237CC822123B700EE165FAF_size470_w1280_h2013_副本

马来半岛土人的猎象

“菲律宾摩洛人的屋子

也建于水上”

湖居屋也是一种奇异的住所。在史前时代,瑞士的居民建造村落于湖上,其下用木桩插在水中为基础。这种人便叫做“湖居人”。

他们自新石器时代经过铜器时代直至铁器时代的初期还存在。其村落常很大一个,遗址常有千万根木桩。其木桩或深插湖底,或用土石架住。木桩之上先铺以地板,然后建筑屋子。将木柱直立,用树的枝条横编柱上,并涂以很厚的泥土,屋盖用草葺成。关于其外形颇多争说,或说是圆的,或说是方的,然大抵以长方的为近似。

湖居不是全属于过去的事情,现在有些地方还有。在委内瑞拉及新几内亚都有造于水上的乡镇,菲律宾摩洛人的屋子也建于水上。

F749CAAB0B1CFDFBC49F94331EAA85333F1B88EF_size204_w1280_h708_副本

瑞士史前人的湖居屋

8005A890BC354AA887561EC9B33003644239B502_size256_w1280_h836_副本

新几内亚人的湖居

本文节选自:林惠祥著 《文化人类学》 

来源:商务印书馆

责任编辑:吴铅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