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公版书,这块“唐僧肉”如何吃

核心提示: 近期,上海各大书店的古典文化书籍持续热销,许多读者在上海书城内选购书籍。古籍类图书许多都是公版书。

近期,上海各大书店的古典文化书籍持续热销,许多读者在上海书城内选购书籍。古籍类图书许多都是公版书。

按照我国著作权法50年的保护期限,2017年老舍、傅雷、陈梦家、邓拓等名家的作品结束保护期限。而从2018年开始,张恨水、潘光旦、周作人、翦伯赞、吴晗、赵树理等知名作家的作品也将陆续结束保护期。

根据伯尔尼公约,作者去世后50年,作者作品的著作权就进入公有领域,也就是成为公版书。使用公版书不会侵犯作者的版权,也无须再征得作者和继承人的同意并支付版权费用。因此,在很多人眼里,公版书是谁都可以吃一口的“唐僧肉”。但事实证明,公版书这块“唐僧肉”并不那么容易吃。

公版书为何遭遇版权问题?

今年3月3日,傅雷著作财产权合法继承人、傅雷次子傅敏等两原告方来到北京海淀法院,要求被告台海出版社停止侵权、公开致歉并赔偿39万元。事件的起因是台海出版社出版发行了《傅雷家书》。

1966年9月,傅雷与夫人朱梅馥离世,到2016年整整50周年。根据我国著作权法,从2016年12月31日以后,傅雷的作品进入公有领域。

傅敏的版权代理人江齐勇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强调说:“傅雷的著作权进入公版并不意味着《傅雷家书》也进入公版。因为《傅雷家书》不仅仅包含傅雷夫妇的家信,还包含傅聪家信,傅雷夫妇给儿媳弥拉的英法文信的中译本和楼适夷的代序。《傅雷家书》是由这四部分构成的,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

江齐勇认为,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作者的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期,不受50年限制,永远属于作者。因此,即使傅雷夫妇的家信进入公版,家信的删节选编他人亦无法进行;即便允许他人选编傅雷家信出版,也不可冠以《傅雷家书》书名。因为,《傅雷家书》作为书名是与傅敏选编的家信内容息息相关的,傅敏享有其汇编作品《傅雷家书》独立的著作权。更何况,《傅雷家书》中楼适夷的代序、金圣华中译的全部家书外文注译和傅雷夫妇给儿媳弥拉的英法文信,还有傅聪家信,均未进入公版,《傅雷家书》作为完整作品的著作权没有分割,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有的出版社出版的《傅雷家书》,里面的内容有1/3不是傅雷家信而是从傅雷谈音乐、谈艺术的其它作品中摘出来的,也冠以《傅雷家书》的名义出版,这不是欺骗和误导读者吗?”江齐勇说,目前市面上已经发现的10余种冠以《傅雷家书》书名的作品都存在侵权问题,不是任意删改就是署名不全,侵犯了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和署名权。傅敏作为著作权所有人已经在无锡、南京、北京等地发起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江齐勇对记者说:“傅雷夫妇的家信是写给特定对象人的,在他生前并未打算发表,是傅聪和傅敏先生为了纪念父母,也为了这些家信的教育价值能造福读者,才由傅敏先生收集整理并编辑出版的。即使傅雷先生的作品进入公版了,大家也要善待它,不能随便删节、篡改,这是对傅雷先生的尊重。”

《傅雷家书》的遭遇并非个案,近年来有关公版书的版权纠纷接连不断。

2015年9月,中华书局出版的张荫麟《中国史纲》遭中国友谊出版公司模仿抄袭,中华书局提起诉讼并胜诉,侵权方除停止出版、发行涉案图书并登报致歉之外,还赔偿中华书局6万元。

张荫麟的《中国史纲》出版于上世纪40年代,作者已于1942年去世,该书早已成为公版书,多家出版社都曾出过。但为什么中华书局在此案中仍然获胜了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书给出了答案:“虽然中华书局版《中国史纲》附录部分收录的作品权利并非中华书局所享有,但中华书局在附录部分的策划创意、标题安排及内容选取方面付出了一定的创造性劳动,能够体现出编撰者智力创作……其权益理应得到保护。”

该书编辑、中华书局人文图书编辑室副主任徐卫东对记者说:“虽然是公版书,但我们并不是单纯地把原书拿来翻印,而是加入了编辑的创意,编辑的知识产权也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公版书只需拿来就印?

尽管理论上说公版书拿来就能印,但这并不意味着做好公版书很容易。

徐卫东策划编辑过一套“跟大师学国学”丛书,40余种图书都是民国时期知名学者的作品,基本都属于公版书。这套书自出版后一再重印,成为常销书。徐卫东总结成功的经验在于选书的眼光和编辑的努力。丛书中卖得较好的一本是梁启超《读书指南》,本来梁先生只写过两本谈论国学入门的小书《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和《要籍解题及其读法》,并没有“读书指南”一书,但徐卫东根据合集内容及青年读者阅读习惯起了现在的书名,书名起得好加上内容过硬,这本书上市后连印11次,发行4.3万册。

但自从《读书指南》畅销以来,已有4家出版社几乎原样翻印。“这是侵权的,书名的创意来自我们,书的编辑体例也源自我们,任何人都不能原封不动地翻印。”徐卫东说,中华书局已委托律师维权。

徐卫东认为,公版书也不是简单拿过来就印,还是要体现编辑的创意,使内容更加丰富、编校质量更高,提升书的价值。蒋廷黻《中国近代史》被誉为中国近代史研究的开山之作,目前在售的版本来自20多家出版社。该书是蒋廷黻1938年在武汉利用两三个月创作出来的,因当时条件所限,手边资料不全,有些表述和引文是蒋廷黻凭记忆写下的。徐卫东下功夫核校全书文字,所有引文一一找出原始出处并注明,凡日期、史实等存在错误的地方都以编者按的形式指出并订正。为了增加读者对蒋廷黻学术思想的认识,又尽力找出蒋氏的9篇论文,并首次补全《评〈清史稿·邦交志〉》一文,附在书后。2016年这本书刚一面世就在豆瓣上获得了8.2的高分。

童书市场近年非常火爆,连续10年增长率都在15%以上。其中,《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等经典作品作为公版书几乎所有相关出版社都出过。但2016年,接力出版社推出一套“名著名译名绘版”的公版童书仍然令人耳目一新。这些名著的译者是杨武能、王永年、王干卿等翻译大师,绘图者是曾荣获“国际安徒生插画奖”的澳大利亚著名画家罗伯特·英潘。

“译文质量、绘画质量和装帧设计达到了‘三高’,这样的书,小朋友读了是有助于提高他们的审美能力的。”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说,“做公版书不能以擦皮鞋、卖羊肉串的思维来做。如果不能提升书的文化价值,那还不如不做。”

公版书是“炒冷饭”?

由于不存在稿费、版税等支出,公版书的成本通常较低,因此低定价成为公版书的一大特征。记者从北京西单新华书店了解到,在售的10余种《安徒生童话》,定价低的普遍卖得好。“读者认为反正内容都一样,那就买便宜的。”一位销售员对记者说。

“但书和书是不一样的,叶君健、杨武能翻译的能和别人一样吗?读者应该有经典意识,读经典一定要读名家的译本,不能只看定价。”白冰说,因为名家名译名绘的单本定价是98元,所以从销量上根本无法和同类图书竞争。“我们给书店的折扣是六五折,可是有的出版社能给三折。低定价、低折扣现在是公版童书的普遍现象,导致恶性竞争。”白冰说。

据统计,《安徒生童话》有上百个版本,《福尔摩斯探案集》的版本超过500个。“尽管我们也做公版书,但我还是要说,公版书出得太多是对出版资源的浪费。就为了赚点钱,一个作品反复请人翻译,反复印,没意思。”白冰说。

“我觉得公版书不能以‘炒冷饭’的心态去做,而应该起到价值发现的作用。”徐卫东说,有些作品、有些作者因为各种原因被遗忘在历史中,但他们的作品仍然是有价值的,作为编辑和出版者,就要把他们发掘出来,赋予新的价值。

来源:《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唐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