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下河考察捡垃圾,黄锦星“贴地”推低碳

2023-11-27 09:19

一场世纪黑雨,加两次9号及10号风球吹袭,让港人切身体会极端天气的祸害,前环境局局长黄锦星亦感受至深,卸任后他多了“ABC”3重身份,既走入大学教室,又当上无止桥慈善基金主席,更出任海洋公园保育基金大使,上山落河保育河龟。他以“起承转合”回看半生的环保事业,现时结“合”各界有心人,于民间推动低碳节能。对10年任内推出的环保蓝图被指“走数”,他坦然面对,直言极端天气是人类共孽,深信之前定下的蓝图,终能引领港人达致2050年碳中和目标,一起挽回气候变化恶果。

黄锦星近月出任海洋公园保育基金大使,致力推动保育本港原生淡水龟。 (1)

▲黄锦星近月出任海洋公园保育基金大使,致力推动保育香港原生淡水龟。

由“星星局长”到“星星教授”和“星星大使”,黄锦星仍然亲和,说话有点腼腆,谈到今年7月出任“海洋公园保育基金大使”,他兴致勃勃,笑言视另外两位大使——曾夺奥运冠军的郭晶晶及张家朗为“师姐、师兄”。出任“大使”4个月,他跟小学生谈环保和气候变化,播下减废减碳的种子,又进行多次野外考察,如日访、夜探南朗山,视察郊野河溪捡垃圾等,十分“贴地”。

本港野外眼斑水龟数量不足百只,海洋公园正进行人工繁殖。

▲香港野外眼斑水龟数量不足百只,海洋公园正进行人工繁殖。

黄锦星9月初夜探南朗山,与濒危的卢氏小树蛙近距离接触。

▲黄锦星9月初夜探南朗山,与濒危的卢氏小树蛙近距离接触。

黄锦星酷爱郊游行山,野外考察难不倒他,倒是炎热天气,再令他体会全球暖化下极端天气的影响。每次考察走上至少两万步,然后撰写1000字文稿,跟公众分享推广,他笑言文字背后满载汗水,“行几步已满身汗,抹湿毛巾几次。”香港发展急速,郊野就在城市边缘,平日没人留意的野外,其实生机蓬勃,9月黑雨后,黄随保育基金人员于清晨及黄昏,两度考察海洋公园旁南朗山的生态,最难忘是能与属濒危物种的全港最小型青蛙“卢氏小树蛙”近距离接触。

增设原生河龟展馆唤关注

每年3月至9月是卢氏小树蛙繁殖季节,雄蛙会发出类似蟋蟀“滴滴”叫声求偶,当晚保育人员曾播出“滴滴”叫声试探,成功引来栖息上址的雄性小树蛙“和应”,令他喜出望外。黄指,香港河溪生态丰盛,但大头龟和眼斑水龟等5种原生淡水龟,近年受非法捕捉威胁,保育原生河龟正是海洋公园重点项目,新增的“本地河溪生态馆”日内揭幕,盼唤起关注,其中眼斑水龟于全港野外不足百隻,海洋公园正作人工繁殖。

黄锦星与奥运冠军郭晶晶(中)及张家朗(右)同为“海洋公园保育基金大使”。

▲黄锦星与奥运冠军郭晶晶(中)及张家朗(右)同为“海洋公园保育基金大使”。

黄锦星与民间组织“清径先锋”视察河溪,发现多个捕龟笼。

▲黄锦星与民间组织“清径先锋”视察河溪,发现多个捕龟笼。

至于第2次考察亦与此有关,黄与民间组织“清径先锋”,清晨到西贡郊野视察河溪清垃圾,亦找到多个捕龟笼;同晚于新界河溪,亦找到其他龟隻,却找不到眼斑水龟,令人担心其情况。

同时关注内地乡村振兴项目

去年中政府换届,黄锦星卸下环境局局长一职,惟他没閒下来,反而多了“ABC”3个身份。他说,C是Conservation(保育),即出任“海洋公园保育基金大使”;A是Academic(学术教学),自去年10月起教授香港大学建筑系“可持续环境设计理学硕士”课程,指导如何制订“环境政策”;至于B是“Bridge to China”(无止桥慈善基金),他指由早年该基金到内地偏远村落建桥,到现时于中港两地推动乡村振兴项目,他一直参与其中,至去年底出任该基金主席,盼加强两地年轻人交流。

对被指任内多份蓝图“走数”,黄锦星认为已制订蓝图订立方向,但过程中可能受环境因素影响。

▲对被指任内多份蓝图“走数”,黄锦星认为已制订蓝图订立方向,但过程中可能受环境因素影响。

刚满60岁的黄锦星,以“起承转合”回顾过去30年人生,并分享未来10年的生涯规划。他自言,90年代任职建筑师,初接触环保建筑,曾参与建造环保屋苑“茵怡花园”,是环保生涯“起”始。由2003年起,他“承”传推动环保建筑,出任建筑师学会“环境及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席,参与兴建“零碳天地”,又加入政府委员会,推动及倡议环保政策。至2012年,他“转”换身份加入问责官员行列,出任环境局局长长达10年,推出多份涵盖气候变化、废物管理、节约能源、空气质素和生态保育等范畴的蓝图。去年卸任后,他盼藉个人网络,整“合”社会人士一起实践减碳节能。

卸任后黄锦星续于民间推动环保减碳,被称“环保界KOL”。

▲卸任后黄锦星续于民间推动环保减碳,被称“环保界KOL”。

除了“ABC”的多重身份,黄锦星亦参加有关环保节能的学术会议和大小活动,更把内容化为千字文,每日上载至社交媒体。早前他带同两名日本及南韩的学者,参观俗称“6仔店”的社区回收站,示范以回收物换取的积分换领即食麵。有环保人士称讚,他放下身段于民间持续推动环保,堪称“环保界KOL(网络红人)”,亦有人贸疑他“走数”,指他任内蓝图多多,却未竟全功。

有信心2050年前达到碳中和

对于批评和质疑,黄直言“当时‘  身’去做,没有遗憾”,特别是过去官方未就香港环保议题制订长远方案,认为任内多份蓝图是“突破性举措和重要里程”。他指,首届任期的5个蓝图是起始,延任时亦更新检视,再订方向,如任内推动胶袋徵费、“四电一脑”回收、绿在区区、回收基金等。他特别提到港人平均碳排放量,由2014年峰

对被指任内多份蓝图“走数”,黄锦星认为已制订蓝图订立方向,但过程中可能受环境因素影响。

▲对被指任内多份蓝图“走数”,黄锦星认为已制订蓝图订立方向,但过程中可能受环境因素影响。

值6.2公吨,降至近年约4.5公吨,令他有信心香港能达致205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他强调,环保减碳节能牵涉层面广泛,须制订蓝图订立方向,让与事者按时间表及路线图执行,惟过程中可能因不同因素影响达标速度。

黄锦星是“大嘥鬼”拥趸,但否认是设计原型,笑言“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黄锦星是“大嘥鬼”拥趸,但否认是设计原型,笑言“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访问黄锦星,不能不提“大  鬼”。“大  鬼”是黄上任翌年推出,以推动惜食、减少厨馀为目标的吉祥物,不少市民认为“面尖尖”的黄锦星,与眼阔肚窄的“大  鬼”外形相似,甚至认为“星星”就是“鬼鬼”的原型。听到这条问题,正拿  “大  鬼”毛巾抹汗的黄锦星立刻否认,笑言“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极端天气威胁与日俱增,未来还有希望吗?黄锦星认为有危有机,“气候变化是人类共同造的共孽,但未来10年至20年,是低碳转型的关键时刻,希望一起扭转恶果。”他直言,节能减碳由生活做起,除行山要自备水樽,早前他亦要求硕士班学员,不可使用即弃水樽。其任内推动的“垃圾收费”政策终于明年4月执行,他盼望可以量化垃圾量,为未来的减废政策提供重要数据。

力荐“谷梅荔”路线 体会古村乡土民情

大半生推动环保减碳的黄锦星是行山达人,近日天气转凉,他推介市民走走沙头角的“谷梅荔”路线,探访3个近年成功复育的客家村落:谷埔、梅子林及荔枝窝,尝尝地道食物,体会乡土民情。

偏远乡郊复育是黄锦星任内积极推动的工作,当中谷埔、梅子林及荔枝窝等3条相近,又有数百年历史的客家村落,正是复育项目。荔枝窝至今已复育10年、梅子林复育5年、谷埔亦有2至3年。他对“谷梅荔”3村特别有感情,常常到访,并与村民相熟,“每次见到村落出现良好变化感受至深,因为村落一旦荒废,历史民情便灰飞湮灭。”

到访荔枝窝时,黄锦星协助将农家菜“客家炒萝卜”上碟奉客。

▲到访荔枝窝时,黄锦星协助将农家菜“客家炒萝卜”上碟奉客。

如何访“谷梅荔”,他建议由鹿颈出发往谷埔,抵达谷埔村后到访村中央位置的90年历史老屋“李宅”,屋主李氏夫妇会自制传统客家小食,建议市民一试。说起乡郊故事,他意犹未尽,又推介谷埔西南面一处叫“五肚”的谷地,那里有小瀑布,风景甚美,值得一游,然后可走“荔谷古道”,经石砌古道走1小时可达梅子林,再走15分钟到达荔枝窝。

梅子林的壁画村,近年因电影取景而爆红。今年8月,黄锦星曾在梅子林露营,难忘深夜看星、晨曦看日出,视野无际,宁静无垠,特别是清晨蜻蜓漫天飞舞的景象。黄指,梅子林正筹办露营设施,爱好露营的市民可多加留意。至于荔枝窝的“客家生活体验村”,提供另类深度游,吸引不少市民留宿,早前黄亦与家人入住及参加夜行村落,和晨早拔黄薑、煮汤圆等体验活动。他指,古村人情味浓,跟村民聊聊古村人事及风水林的故事,或品尝村民自制的花花雪条,都有所得  。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