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政府架构重组打造高效、有为、有能团队

2022-05-18 08:56

行政会议昨日通过重组政府架构方案,除了政策局数目由13个增至15个,还包括由李家超提出的新设三名副司长,新方案将在七月一开始实施。政府架构重组是因应新形势的变化,尤其是针对过去施政所出现的问题而作出的安排,其根本目的是要提升统筹力,强化执行力,以从整体上加强政府管治能力。当然,架构重组只是一方面,更关键的还在于要改变政府运作的思维。各界期望,此次政府架构改组的“加法”,可以实现行政效率和管治成效的“加法”,推动早日实现良政善治。

改组政府并不是什么新事物,扩大问责团队也不是什么特别安排。过去几届特区政府都曾作了一些改变,包括引入了问责制及增设副局长、政治助理层级等等。这些架构改变在因应时代变化、推动政府运作,都发挥了作用。显而易见,香港站在新的发展阶段,需要在政府管治架构层面再作出调整。笔者认为此次改组的核心目标有两个:

加强各部门统筹协调

一是提升统筹力。香港特区政府向以高效率著称,在《2021年世界竞争力年报》中,政府效率位居第一位。尽管如此,这不代表香港特区政府运作可以“拿满分”,相反的是,基于架构设计的因素,以及实际运作状况,统筹协调能力亟需得到提升。

举例而言,在抗击第五波疫情期间,香港一度出现严重的抗疫缺陷,食卫局、医管局、民政事务局等,尽管都很努力,但“各自为政”情况下,造成一系列问题。这就暴露出统筹协调能力不足的弊端。此次改组的一个目的,笔者相信也是要加强对各部门的统筹管理能力。

现时三司管辖范围广泛,工作繁重,一定程度上消耗了统筹和指挥能力。例如,政务司督导9个政策局和跨局事项等;财政司督导6个政策局,亦要负责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以及土地房屋问题等等。李家超昨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增设副司长可按需要委派统筹指定政策范畴和特定项目,例如其竞选政纲中提出的土地房屋供应统筹组,强化政府施政能力等。

又比如,律政司司长工作繁重,除了要推动本身辖下的6个法律专业部门工作,未来亦需要就几大范畴作出推动,包括宪法和基本法的推广、国际法律的合作和安排,以及代表香港宣扬香港的优良司法制度等等。正如李家超形容,国际关系复杂,要将香港现时情况讲给世界听,律政司此方面可发挥积极作用。他希望推展整体律政司工作要更积极、主动,而增加副司长,将会大有帮助。

二是强化执行力。时代在变,香港也必须变。以往视为有效的做法,新形势下未必;以往认为已做得足够,如今已很可能存在较大的不足。特区政府拥有高素质的公务员队伍,更需要从制度安排方面入手,理顺各部门负责的政策范畴,整合某些政策局的职能和分工,以产生协同效应,使权责更加清晰。

产生更大的协同效应

事实上,部分现有政策局需要处理庞大事务,分拆可以专注细化处理问题,例如分拆运输及房屋局,可以聚焦处理两大社会非常关注的问题;改组“医务卫生局”,可以更加专注对付新冠疫情及解决医疗体系问题。新架构可以产生协同效应,使权责更加清晰,例如“环境及生态局”会同时掌管环境卫生、食物安全、回收、保育、渔农发展等工作,在环境生态方面会产生协同效应。而新设立的“文化体育及旅游局”及“创新科技及工业局”,可以配合好国家“十四五”规划的机遇,也是因应香港“再工业化”发展的需要。

这些新的架构安排,对提升政府管治效率,加强工作的落实,具有重要的帮助。有人认为,增加了三个副司长、两个局长,是“架床叠屋”;而每年因此增加近亿元开支,增加公帑压力云云。其实,这些都只是看到人员及开支增加的一面,而没有看到香港未来行政效率、管治效能提升的另一面。举例而言,如果特区政府统筹协调力得到提升、可以避免三月初的疫情乱象,那么这一亿元开支显然是值得的。

随着三场重要选举的圆满完成,香港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要早日实现良政善治,需要一个高效、有为、有能的特区管治队伍。此次改组政府架构,其出发点和落脚点都着眼于此。当然,不是说一次改组后就“万事大吉”,特区政府长期存在的一些问题,仍需不断作出改善。

资深评论员 李继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