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这才是美国因新冠死亡的“总人数”?真太可怕了…

2021-05-12 10:31

近日,美国华盛顿大学发布了一则让世界震惊的分析报告,称全球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被大大低估了,很多国家上报的新冠死亡人数,都比该机构推算出的感染死亡“总人数”少了许多许多。

其中,仅美国一国因新冠肺炎的死亡“总人数”,就可能比官方上报的50多万人少了近一倍。印度上报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甚至可能比感染死亡“总人数”少了2倍!

如下图所示,这份由美国华盛顿大学健康数据与评估研究所(以下简称为IHME)最新发布的分析报告显示,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虽然各国都在上报被这种可怕的病毒夺去生命的人数,可这些已经让人极为痛心的死亡人数,却因为各种因素而被低估了,而且多数都被低估了一倍多。

(截图来自IHME的报道,下同)

IHME分析认为,全球恐怕已有690万人被新冠病毒夺去生命,其中美国的因新冠肺炎而死亡的总人数最多,约为90万人,比该国目前上报的57万人的数字多了近一倍。其次是印度,为65万人,比印度目前上报的22万人的数字多出了约2倍。

可IHME这些新冠肺炎的死亡“总人数”,比如美国的90万,又是怎么得出来的呢?

从IHME更详细的介绍来看,研究人员先是搜集了在疫情爆发前相关国家以往每周和每季度的全部死亡人口数据,再通过一套复杂的数学模型,算出了这些国家常态下的人口死亡趋势曲线,并由此推算出了这些国家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应自去年出现的死亡人口数。

然后,研究人员会拿着这个数据,去对比相关国家自去年以来实际统计的全部死亡人口数据,从这个差额中来判断新冠肺炎更可能夺走了多少人的生命。(原文为:by comparing anticipated deaths from all causes based on pre-pandemic trends with the actual number of all-cause deaths during the pandemic)

换言之,IHME这里说的因新冠肺炎而死亡的人数被低估,并不是说相关国家在疫情期间的人口死亡总量被低估了,而是新冠肺炎死者在其中的占比被低估了。

不过,从IHME的介绍来看,判断新冠肺炎死亡“总人数”的过程,并不是一个用如今的死亡总人数简单减去往年的死亡总人数,而是同样涉及一个复杂的数学模型,并要排除许多干扰因素。

比如,那些在疫情期间并没有感染新冠肺炎,而是因为医疗资源被挤兑导致自己的其他病症无法得到诊治而死亡的人群,就会被排除在外,因为他们并不是感染新冠肺炎而死的。

同样的,研究人员还要排除其他导致死亡人口变动的因素,比如欧洲国家在去年曾经出现过极端的炎热天气,导致一些人死于了这场往年没有出现的热浪之中,那么这种情况就也要排除在外。

总之,IHME是通过这番复杂的计算,才算出了诸如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的“总人数”可能是90万,印度的则是65万这样的数据,并由此得出了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数在许多国家都被低估了,以及被低估的程度大多在1倍以上这样的结果。

根据IHME的说法,这种差异是因为对新冠感染者的检测能力不足,以及上报机制有限导致。比如有的国家只有医院才会统计和上报新冠肺炎的死亡病例,而且只会统计确诊的病例。

值得注意的是,IHME还用下面这张更直观的世界地图,展现了各国新冠死亡人数被低估的程度。其中颜色越偏深绿的国家,其报告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越接近IHME分析得出的新冠肺炎死亡“总人数”,颜色越偏深橘色的则两者差异越大。

其中,我们可以看到印度上报的新冠疫情死亡人数和IHME推算出的感染死亡“总人数”的差异是在2.5到3.0那个区间的,俄罗斯和蒙古以及中亚一些国家则在差异更为严重的区间。

而美国虽然被推算出了90万的感染死亡“总人数”,在全世界排名第一且没有其他国家追得上,但美国目前已经上报的57万也是一个基数很大的数字,因此两者差异用比例来计算的话,就比其他国家显得“轻”了不少。

另外,中国在此图中被标注在了深绿色的区间,这意味着中国上报的数据是最接近准确的新冠肺炎死亡总人数的。国际知名医学期刊《英国医学杂志》在报道IHME的这篇报告时,亦提到了中国与澳大利亚、瑞典、法国和阿根廷一样,是上报新冠疫情死亡病例数相对准确的国家之一。

(图为《英国医学杂志》对于IHME这份分析报告的报道)

然而,IHME发布在其官网上发布的这份分析报告中,其实并没有提及涉及中国的这部分数据的来源,其报告的正文部分也没有一处提及中国。

但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2月24日时,来自中国疾控中心、湖北和武汉疾控中心、以及英国牛津大学的学者,曾共同撰写了一份关于武汉在新冠疫情期间死亡人口的分析报告,发布在了《英国医学杂志》,并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

当时,这份数据极为详实的报告采用了与如今IHME类似的方式,将武汉遭受疫情袭击最主要的2020年前三个月的总死亡人数,与2019年当地同期的总死亡人数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2020年这一期间武汉的死亡人数增加了5954人。

但与IHME需要用数学模型对多死亡的人数进行推算不同,中方这份报告通过死因监测系统查出了这5954人中有4573人死于肺炎,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是新冠肺炎。

(图为《英国医学杂志》今年2月24日刊登的中国疾控中心等单位分析的武汉疫情期间死亡人数的论文)

鉴于这个数字与去年4月武汉修订后的那个3869例的本地新冠肺炎累计死亡人数非常接近,有关注到IHME这篇论文的人猜测,该机构可能是由此得出中国上报的新冠肺炎死亡上报相对准确的结论的。

中国卫健委的公开资料显示,去年4月17日武汉修订了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据,核增了1290例,从而令当地累计死亡病例增加到了3869例,并令当时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死亡病例增加到了4632例。

而截至2021年5月10日24时,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的累计死亡病例为4636例。

(截图来自国家卫健委)

最后,IHME的那篇认为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被低估的分析报告,目前也引起了不少西方媒体以及学界的关注。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这个报告的分析模式。

比如,根据美国《西雅图时报》的报道,美国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的一位医学专家就认为IHME的数学模型和分析缺乏更多证据的支持,会导致对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高估。

(截图来自《西雅图时报》的报道)

但IHME的研究人员表示,由于疫情期间的封锁措施会导致以往其他因素的死亡人数在疫情时出现下降,所以高估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情况不太会出现。

他们还反而认为用他们的模型得出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可能仍然低于真正实际的数据。

来源:环球时报新媒体